台北律師公會憲法委員會委員 張雁翔律師

立法院為了處理台灣威權統治時期,部分退休公務人員以在政黨或其附隨組織、社團任職之年資併計公職年資並領取退離給與及優惠存款之問題。於2017年5月10日制定公職人員年資併社團專職人員年資計發退離給與處理條例(以下簡稱社團年資處理條例),規制了「黨職併公職」應重新採計公職年資,扣除其社團年資後做成新的行政處分來核計其退離給與,惟該條例卻因此產生適用上的爭議1

以臺中高等行政法院108年度簡上字第36號行政判決為例:本案被上訴人兼一審原告為中國青年救國團(後稱救國團),上訴人兼一審被告則為國立員林高級農工職業學校,該案起因於一位救國團專職人員,後轉職於上訴人之單位,其於辦理退休時併計黨職與公職年資領取退休金。上訴人按社團年資處理條例之規定,依法扣除該員退休時已採計之社團專職人員年資且要求救國團返還溢領之部分新臺幣7萬餘元。系爭行政處分於2018年5月14日送達救國團。本案被上訴人經訴願程序後提起行政訴訟,經臺灣彰化地方法院於108年8月6日以108年度簡字第10號判決將訴願決定及原處分均撤銷。上訴人不服,遂上訴於台中高等行政法院2

本案主要爭點為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第1項規定:「依前條規定重行核計退離給與後,有溢領退離給與者,應由核發機關自本條例施行後一年內,依下列規定以書面處分令領受人或其經採認之社團專職年資所屬社團返還之。」臺灣彰化地方法院108年度簡字第10號判決認為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第1項之「一年內」文字為消滅時效3,但上訴人認為這個見解顯不合於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之立法目的與立法理由,而有判決適用法規不當而違背法令。

上訴人國立員林高級農工職業學校主張立法者有意將同條例第 5條第1項之「命返還」與同條例第5條第2項之「命追繳」加以區分,而條例第5條第1項之「施行後1年內」僅規制第1項「命返還」之行政行為,依同條例第5條第2項之規定予以追繳則無此限制。其依照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第1項之立法理由:「明定依前條規定重行核計退離給與後,有溢領退離給與者,應予以返還及返還期限。」因此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第1項僅係要求主管機關應於本條例施行後1年內,重新合計退離給與後並命「返還」。而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第2項之立法理由則為:「應返還退離給與之領受人所屬社團拒未依本條第1項規定返還溢領退離給與時,於本條第2項明定由核發機關依各公職人員所適用之退離給與追繳規定,進行追繳。」從而,上訴人認為從而據上開立法理由可知,受「本條例施行後1年內」之期間限制者,僅係依同條例第5條第1項「重新核計後命返還」之情形,而不及於同條例第5條第2項命「追繳」之情形。因此,上訴人指出銓敘部於107年3月26日即已重新核計本案係爭之退休年資及退休金之給與,並且命被上訴人返還,僅因被上訴人尚未返還溢領,方於107年5月11日,依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第2 項之規定命被上訴人進行追繳,並不受同條例第5條第1項之1年期間限制4

然而,台中高等行政法院之判決認同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第1項之「一年內」為消滅時效之見解。社團年資處理條例自106年5月12日起生效。是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第1項前段所規定「1年內」,即核發機關應於107年5月11日前,以書面進行追繳,始為合法。主要理由為按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7條規定及其立法理由表示:「爰明訂不適用現行法律有關權利行使期間之規定。」是以「1年內」之追繳期間為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特別規定,不適用行政程序法第131條第1項關於公法上之請求權之5年規定。其次,此特別規定使行政機關得向領受人或其經採認之社團專職年資所屬社團追討數十年前溢領之退離給與,對法安定性之影響甚鉅,是以一年內之規定乃立法者基於公益考量,以法律明定之例外規定限制追索權利,本應從嚴解釋,故逾此期間其公法上之請求權即罹於時效而當然消滅。而本案命被上訴人返還系爭溢繳月退休金之原處分送達被上訴人日期為107年5月14日,顯然已罹於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第1項所規定「1年內」,而公法上之請求權若時效經過乃屬當然消滅5

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108年度年簡上字第3號判決也做成與台中高等行政法院相同之決定。其指出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第1項既屬公法上不當得利請求權,行使期間自有時效之的限制,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第1項即是行政程序法第131條之特別規定,並非毫無法律效果的訓示規定而不必遵守。其次,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第1項「1年內」的立法討論過程可知立法委員審查社團年資處理條例第5條規定時,因立法者認為行政機關既然已經在1年內重行核計完畢,則追繳返還「這時候給他一張公文就好了」,而結論採「施行後一年內」,若僅只是訓示規定,立法委員其實也毋需大費周章的討論,完整考量立法意旨,應屬消滅時效6

採與上述觀點相同看法者包括了:臺灣新北地方法院108年度簡字第7號判決、臺中高等行政法院108年度訴字第24號判決、臺灣臺北地方法院108年度簡字第76號判決、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8年度簡字第32號判決、高雄高等行政法院108年度訴字第24號判決7。因此,以行政法院實務而言,若黨職併公職之追繳處分遲於2018年5月12日以後才書面送達相對人,將產生因時效消滅而不需返還的效果,惟司法決定是否合乎立法者制定本條例處理「黨職併公職」之原意?有待更多的討論。

 

歷史文章請點此                                                    《此文章為作者之意見,不代表本公會之立場》


1詳細討論請參閱:黨職併公職:立法回顧與當前困境(羅承宗與張雁翔合著),轉型正義與它們的產地:大法官釋字793號解釋與不當黨產的追討工程學術研討會(2020年12月3日)。

2臺中高等行政法院 108 年度簡上字第 36 號判決。

3臺灣彰化地方法院108年度簡字第10號判決。

4臺中高等行政法院 108 年度簡上字第 36 號判決。

5臺中高等行政法院 108 年度簡上字第 36 號判決。

6臺北高等行政法院判決108年度年簡上字第3號判決,摘述自羅承宗與張雁翔,黨職併公職:立法回顧與當前困境,同註1,頁20-22。

7轉引自羅承宗與張雁翔,黨職併公職:立法回顧與當前困境,同註1,註腳49。